站内搜索
  加入收藏
首页 >> 理论探讨 >正文

应急新闻宣传的舆论引导策略分析 ——结合重大突发事件新闻发布实践

2021-01-15
来源:中国安全生产 作者:应急管理部宣传教育中心 刘赋

 

   重大突发事件往往成为公众情绪的“催化剂”,能不能有效引导重大突发事件舆论,关乎整个社会的和谐稳定,如何在重大突发事件中加强舆论引导,成为需要破解的重大课题。

 

打破常规,建立强有力的组织指挥体系和灵活高效的协作运行机制

 

  新闻发布工作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上下联动,左右配合,形成合力。重大突发事件打乱了社会正常运行秩序,包括科层运转中的信息流通上报,容易因统计口径、统计路径不同而造成重复统计和“数出多门”,无法真实、准确地还原现场搜救、伤员救治等情况。因此,建成新闻宣传的统一指挥体系,建立与各部门高效的协调运作机制是非常必要的。

  如“5·12”汶川特大地震中,地震发生的前两天,很多地方通信设施严重损毁,与外界失去联系,成为信息孤岛。如果当时没有及时建立应急新闻中心,就无法实现统一信息收集,统一发布渠道,统一管理媒体,无法确保指挥系统有条不紊,高效运转。地震发生当天,应急新闻中心协调四川省地震局举行了七次新闻通气会,及时、准确、全面地公布灾害情况。同时为了及时有效发布抗震救灾权威信息,从震后第二天的第一场抗震救灾新闻发布会起,应急新闻中心不仅搭建发布平台,督促部门参与,还承担政府部门各种数据的统计和新闻发布稿的撰写工作,协调多个相关主管部门,获取准确资料,形成新闻发布素材。

  又如,广东深圳光明新区渣土受纳场“12·20”特别重大滑坡事故中,时任深圳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李小甘当天下午立即赶赴现场,迅速组织成立现场指挥部宣传组。打破工作常规抽调人员,24小时全面投入紧张工作,协同作战、快速反应,新闻、外宣、外事、网宣、网管部门密切联动、形成合力,舆情发现研判、通报响应、信息发布、正面引导、媒体协调、网络管控多链无缝对接、一体化运作。

  事实证明,正是因为坚持统一指挥和灵活协作,突发事件的新闻宣传工作才做到信息公开透明、记者采访有序、主题生动鲜明、宣传报道有力,在应对各类矛盾和问题中才始终处于主导地位,牢牢掌握着应急宣传的话语权。

 

全程参与、同步处置,精准疏导社会情绪,形成理性的氛围

 

  与应急救援进展同步部署新闻宣传工作,并第一时间开展突发事件的新闻处置,是安抚社会情绪、引导理性认识、掌控舆论主动权的关键。

  如广东深圳光明新区渣土受纳场“12·20”特别重大滑坡事故发生后,光明新区原城管局长徐某自杀身亡,因为其身份特殊,事发时间又恰好在事故发生不久,极易引发舆论炒作。应急管理部门在现场指挥部获悉此事,立即提出舆论应对建议,协调警方第一时间发布简短信息,有效引导舆论。

又如响水天嘉宜公司“3·21”爆炸事故,通过新闻发布、舆情监测、应急处置的有效衔接,及时回应关于“危重伤员救治”“环境监测数据可信度”“学校复课条件”“高浓度污水处理”等社会关注话题,及时澄清了“18名消防官兵吸入致癌气体牺牲”“死亡300多人”等谣言,舆情热度和走向始终在可控范围之内,没有生成大的次生舆情,没有形成大的舆情漩涡。舆情处置过程中注重细节处理,第一次新闻发布会出席人员举行默哀仪式,彰显对生命的尊重之情,第三次新闻发布会,专门强调遗体处理要尊重民族宗教风俗习惯,彰显对处理民族宗教文化风俗问题上的关注和关心,对相关家属安抚情况、心理干预人次、学生复课与房屋修缮等细节信息有所透露,表达同理之情,对消除群众的恐惧悲伤情绪等具有积极意义。

 

随时研判社会舆情,科学把握时度效,先声夺人抢占舆论制高点

 

  “速度第一”是处置突发公共危机事件中较为重要的一条原则,这不仅包括对危机事态的迅速反应,也需要对利益相关者迅速做出反应,即在危机爆发后对利益相关者立即进行必要的告知和回应,这对树立坦诚、负责的组织形象至关重要。了解群众关注的热点和焦点,清楚信息公开的难点和盲点,尽可能减少“节外生枝”和“舆论次生灾害”,避免陷入舆论的旋涡。

  如大连中石油国际储运有限公司“7·16”输油管道爆炸火灾事故中,事故发生当天23时即授权新华社发布官方第一篇新闻通稿,除发布火灾时间、地点等基本信息外,还报道了现场救援情况和“事故没有造成人员伤亡”“火势得到初步控制”等重要信息,有效地疏解了社会恐慌情绪。随后国内各大网站相继转发。至此,事故发生后引发的谣言、传闻、恐慌等第一轮舆情得到有效控制。进一步根据舆情研判,不断向公众强调“不惜代价”“调动一切可以动用的资源和力量”的决心,释放“确保用最快的速度完成海上清污工作,将以最大努力防止和减少事故带来的影响和损失”的态度和立场,为遏制舆情发酵铺垫。

又如201409号超强台风“威马逊”中,灾情本身叠加红十字会备受争议的“三伏天送棉被”和重灾区文昌的“发霉面包”事件,引发舆论高潮。对此,相关部门密切关注互联网、手机媒体和社会层面信息,对容易引起矛盾冲突和社会聚焦的热点信息,迅速调查核实,回应社会关切。《海南日报》在重要版面重要位置开设“释疑解惑”“权威发布”等专栏,及时有效引导社会舆论。如针对有人散布文昌市翁田镇死了400多人的谣言,报道灾区群众伤亡的真实情况,用事实说话;针对省会海口部分地区停水停电引发的社会怨言,连续刊发报道,既有反映各单位积极协调,合力攻克供电“最后一公里”难题的稿件《同心戮力保供电》,也有释疑解惑的稿件《为何家里还没有电?供电部门:小区内配电设施受损》等,化解群众不满情绪和怨气,维护政府的良好形象。在微博、微信平台流传“文昌罗豆镇3个自然村被海水卷走”“农田被海水倒灌浸泡6-10年将不能耕种”“风灾死鸡流入市场”等谣言初始,网信部门及时介入、密切监控、有效处置,遏制了相关谣言的进一步扩散传播。

 

整合宣传资源,主动设置议程,打好新闻宣传组合拳和整体仗

 

  不同的媒体形态具有不同的优势,在重大突发事件中,必须充分发挥不同媒体的不同作用。如在“5·12”汶川特大地震新闻宣传中,利用报纸纵深报道、思想深邃的优势,多角度全方位地解读“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伟大抗震救灾精神;利用电视、广播直观明了,现场感强,富有冲击力的优势,与救援力量几乎同步了解灾情信息和救援情况;利用网络、手机传播广泛,及时便捷,互动性强的优势,全面扩大官方权威信息的传播范围和影响力。又如,在“12·31”上海外滩拥挤踩踏事件,举行新闻发布会的同时,“上海发布”、东方网、新民网实时直播,新华社、人民日报、解放日报APP客户端及时推送,调查报告全文上网,既有权威信息,又有深度分析,还有精彩评论,一套“组合拳”使得新闻发布会内容及时准确传递,及时回应了社会关切。

  舆论引导的关键在于主动设置议程,应急救援阶段强调舆论宣传要立足事故本身,引导媒体多反映抢险救援、伤员救治、环境监测等方面的新进展新情况,进入善后处置阶段后,则须指导媒体及时调整报道内容重点,多反映群众安置、环境修复等内容,同时降低报道频次、调整版面时段,推动相关舆情逐步降温、转入常态。如在大连中石油国际储运有限公司“7·16”输油管道爆炸火灾事故中,对消防救援指战员英勇救援行为的多角度还原将灾害性事故成功转移至“创造世界火灾扑救奇迹”。事故本身往往给舆论以负面、悲观情绪,而在事故中高效救援,舍小家保大家的消防救援指战员逆行形象是平衡舆论情绪,展现事故处置应对紧张有序推进的鲜活元素。在此次事故中,从事故发生起消防救援指战员的行动力、责任心就在每一阶段处置进程中被多角度、多形式展现,如事发3分钟内消防救援队伍就赶到现场进行救援,图片视频中大量消防救援指战员走向火场的背影,以及典型人物事迹的挖掘,为关闭阀门控制火势徒手转动阀门万余次的细节展现等,均有利地引导舆论向为消防救援指战员致敬、祈福等角度转移。事故发生10日后,舆情冷却期,人民日报发表评论性文章,对火灾扑救工作进行总结,称赞救援工作“创造世界火灾扑救奇迹”,肯定了政府和企业在此次事故救援中的积极表现,在一定程度上转移了舆论对于事故相关负面话题的注意力,保持了正确的舆论导向。

【责任编辑:c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