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加入收藏
首页 >> 海外之窗 >正文

印尼亚航航空业繁荣背后:安全隐患丛生

2015-09-29
来源:中国安全生产 作者:

    随着数百万旅客开始首次乘坐飞机出行,同时机场安全投入未能跟上,这一隐患在亚洲其它地区也存在着。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多年来,为了让人们忘记其作为全球飞机飞行最危险的国家之一的名声,印度尼西亚一直在努力。为此,它开除了航空官员、聘请了安全专家并收紧了航空监管。

    然而,印尼作出的努力掩饰了一个根本性问题:尽管它在新航站楼上投入巨资,但有些机场的设备配备仍然非糟糕,不足以处理过去十年来飙升的客流量。随着数百万旅客开始首次乘坐飞机出行,同时机场安全投入未能跟上,这一隐患在亚洲其它地区也存在着。

    作为世界上人口第四多的国家,印尼有好几个机场都缺乏现代化的导航辅助设备、充分的空管塔台或重要的天气安全设备。巴厘岛机场官员称,为了欢迎美国总统奥巴马到访而于2011年临时安装在巴厘岛上的一个风切变预警系统,由于预算紧张一直尚未被更换。

    两年后,印尼狮航904次航班在巴厘岛机场降落时坠入大海,有46人在事故中受伤。官方调查报告称,飞行员在遇到恶劣大风袭击时犯了一系列错误。要是有风切变检测系统,本来应当很容易检测到这种大风天气的。

    印尼当局称它们希望在今后几个月里更换这一系统;这个系统在美国以及亚洲较富裕国家的主要机场已经成为标配。它们还表示,缺乏将这一设备扩展到印尼全国的经费支持。

    印尼坤甸机场的问题也很明显。当局即将完成一个新机场航站楼的施工工程,这个航站楼拥有抛物型屋顶和新休息室,计划旅客吞吐量将从现在的850000人次增加到2017年的四百万人次左右。

    由于急于建设这个航站楼,负责机场建设的政府公司将航站楼的边缘建在离空管塔台仅三英尺处,遮挡了塔台对跑道的视野。作为变通办法,一名工作人员现在要带着双筒望远镜值守在航站楼屋顶上面,通过无线电方式将飞机移动情况告知空管人员。许多专家称这一方式导致发生事故的风险很高。

    来自建设公司、机场、管理空管塔台的政府机构的代表们都同意,航站楼的这一错误是由于各方之间沟通不畅导致的。坤甸机场总经理Chandra Wiradi称他是从其前任那里接手这一问题的,他还表示计划明年再新建一座塔台。

    甚至印尼机场糟糕的围栏也是一项安全隐患。4月,一名21岁的男子跳过围栏并偷藏在印尼鹰航从佩坎巴鲁市飞往雅加达的一架飞机的机轮罩里,最终惊险生还。此事发生之后,印尼当局修改了机场围栏条例,将围栏加高。印尼国属空管组织AirNav安全负责人Wisnu Darjono表示:“即使我们提供最佳服务,如果机场很差,也是没用的。”

    其他印尼官员称,他们正在尽力确保安全并告诫不要仅从少数几个机场的例子当中就以偏概全。他们称已经对相关设施进行了大幅升级,尤其是在航空安全记录最糟糕的巴布亚省偏远地区。

    印尼交通部机场局局长Agus Santoso称:“我们当然想要改善印尼安全基础设施的质量。”他表示,印尼所有机场都满足基本的安全标准,不过像风切变装置等设备属于可选设备。

    许多其它亚洲机场也缺少风切变装置。虽然美国在20世纪80年代发生数百起与风切变有关的死亡事件后在120多个机场安装了风切变装置,但印度和越南都没有安装这些装置。中国官员拒绝透露中国是否拥有任何风切变装置。

    印度去年曾表示其计划对气象设备进行全面检修,不过该计划不包括风切变装置;风切变装置的安装与运行成本能够达到数百万美元。越南民航局局长赖春青(Lai Xuan Thanh)称风切变装置过于昂贵,虽然越南当局计划最终安装此类装置,但没有时间表。

    联合国国际民航组织(ICAO)已建议亚洲主要机场购买风切变预警系统,尤其是靠近赤道、有热带雷暴的国家。ICAO一个工作小组指出,亚洲新兴国家航空旅行的巨大增长“加大了发生与风切变有关意外事故的可能性。”

    专家称部分问题在于有些国家将资金优先投入到看起来光鲜亮丽的新机场建筑上面,这些建筑为奢侈品商店提供了空间并改善了旅客的等待时间,但这些国家却忽视了更加基本的安全设备。印度和越南就是那些建设了昂贵的新航站楼的国家中的代表。

    马尼拉尼诺伊·阿基诺国际机场即将完成一项耗资2800万美元的改造项目,新增了商店以及更好的值机柜台。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批评马尼拉机场的跑道上缺少预防事故的标识和照明设备。3月,IATA再次提出这一问题,并称它已建议马尼拉机场采取措施应对跑道安全问题。此前三个月内,马尼拉机场已经发生了三起跑道入侵事件。马尼拉机场发言人表示,机场在去年已经安装了新的跑道导航辅助设备并认为问题“已经解决”。

    印尼一直在扩大其机场空间,包括在苏拉威西岛上的Makkasar建设一个新设施、斥资1.33亿美元升级巴厘岛机场,并花费5.33亿美元对雅加达苏加诺·哈达国际机场进行扩建。印尼是专家最为担心其航空安全的国家之一。印尼的航空客流量增长迅速。根据联合国数据,印尼定期起飞航班数量在五年内翻了一番还多,增至每年700284架次,增速甚至超过了中国。不过,印尼为了摆脱航空安全状况不佳的名声,一直在苦苦挣扎。在发生数起重大伤亡的坠机事件后,2007年,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将印尼评级下调为2类。此次下调导致印尼与一些非洲国家以及加勒比海国家处于同类,这些国家都受到限制,无法增加飞美航班。

    马来西亚的亚洲航空以及台湾的中华航空已经在印尼市场进行扩张,当局希望将印尼打造成一个地区枢纽。欧盟对大部分印尼航企都实施了航班禁令。作为回应,印尼聘请了更多的安全监督人员并对管理空管和机场的国家公司进行了改组。去年选举出来的印尼新一届政府更换了印尼最大的机场管理机构的总裁以及所有五位董事。

    印尼交通部适航与飞机运营负责人Muzaffar Ismail表示,FAA于5月对印尼进行了审计并发现自2012年审查以来,印尼民航业取得了一些进步,不过这些进步仍然不足以让FAA取消其航班禁令。印尼交通部希望FAA在年底之前取消该禁令。FAA对此拒绝置评。

    但是,飞机坠毁事件不断发生,这加大了印尼当局面临的压力。6月,一架军用运输机在印尼棉兰市坠毁,141人遇难。8月,特里卡纳航空一航班撞山,54人死亡。印尼当局仍然正在调查这些事故。去年12月,亚洲航空8501次航班在从泗水飞往新加坡途中坠毁,162人遇难。专家称地面问题可能是导致事故发生的部分原因,包括对空管人员支持不足的担心。官员称他们仍然在进行调查。

    亚航8501次航班起飞的泗水祝安达机场的旅客吞吐量已远超其设计容易,每年有1700万旅客从这里乘坐飞机离港,但机场设计吞吐量仅有1300万人次。祝安达机场总经理Trikora Harjo表示,机场很快会建设第二条跑道,但要确保航班运营不出现中断,机场必须每天24小时运行,而不是目前的18小时。他承认,新的航班时刻表给跑道维护留下了很少的时间。他说:“印尼几乎所有机场情况都和祝安达机场差不多。”

    除了空管塔台问题,印尼坤甸机场没有使用无线电信标帮助飞机在暴风雨及能见度差的天气状况下安全着陆的仪表着陆系统。它曾经有过这样一个系统,但这个系统维护成本太高,十多年前系统被扯掉了。坤甸机场总经理Wiradi称将会安装一个新系统,但要到2017年航站楼升级工程竣工后才行。

    至于风切变装置,印尼气象机构BMKG希望在今后五年内安装10个风切变检测系统。BMKG航空与海洋气象学主任Syamsul Huda表示,他正在进行有关谈判,希望在11月之前能够在巴厘岛上安装一个风切变检测系统,然后是今年底之前在雅加达再安装一个。不过他表示,安装10个风切变检测系统的经费申请未获得确认。BMKG每年的预算为1000亿印尼盾(760万美元),要向印尼237个机场提供气象服务。BMKG正在寻求海外政府的贷款。

    印尼最近公布的五年航空计划提到,升级印尼的航空基础设施需要182.5万亿印尼盾(128亿美元)。印尼政府2015年给出的预算拨款仅为11万亿印尼盾(7.76亿美元)。印尼官员希望私人部门能够帮助提供部分资金。

    但是,无论筹集到何种资金,这些资金都不会全部用于改善现有机场。印尼政府希望在科莫多岛和北巴厘岛等地新建15座机场,以在这些地区开发旅游业和新兴产业。这将使得印尼机场总数增加至252座。

    印尼鹰航首席执行官Arif Wibowo表示,资金投入需要集中于印尼位于雅加达、泗水、棉兰、Makassar和巴厘岛的五大主要机场,这些机场拥堵情况非常严重。他说:“政府必须进行优先排序,决定首先开发哪些机场,因为如果政府在所有机场上都花钱,这样是没有效率的。”

    印尼交通部机场局局长Santoso表示,考虑到有许多印尼城市都想要建新机场,印尼在限制新机场数量方面已经做得很不错。他说:“实际上,我们想要限制机场的数量并对设施进行升级,但偏远地区的居民,他们要是得不到新机场,他们会猛烈批评我们。”

【责任编辑:欣】